404 - 找不到文件或目录。

您要查找的资源可能已被删除,已更改名称或者暂时不可用。

科促会-科创中心
首页 > 详细内容

科创中心方案关键要解决

发布时间:2015/6/15 15:29:00  信息来源:东方网


  既定的科创中心建设方案出台日,已经日趋临近。这项指向未来的方略,亦在接受最后的审视和讨论。

  5月12日、13日,韩正先后用两个半天时间前往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就科创中心建设听取建议。

  一个多月前在市委召开的专题座谈会上,复旦校长许宁生、同济党委书记杨贤金等都是韩正请来的座上宾。此番“回访”,韩正重申要调研出“一整套具有强大行动力的实施方案”,而其关键则是解决一个“最后一公里问题”——科技成果产业化。

  “当前,高校和科研院所、企业、社会、政府各方面要形成合力,”韩正说,要突破体制机制瓶颈,让“更多创新成果高效转化为市场认可的产品和产业,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真正使创新成为上海面向未来发展的主动力。”

  在就科创中心的多次论述中,韩正点题最多的便是“体制机制瓶颈”;种种体制机制瓶颈中,又以制约创新成果产业化的瓶颈为最大障碍。而对上海要打造的“科创中心”来说,如果无法通过成果转化推动实现产业化,创新成果就几乎没有价值。

  针对科创中心近一年的调研,也旨在寻找这样的体制机制问题,并试图逐个击破。对高校、科研院所而言,其与企业、政府、社会之间的合力不足,是迟迟未能打通“最后一公里”的关键。

  半年多前,在率先造访上海交大时,韩正就已提出,政府、高校科研机构、企业之间存在的角色“错位”现象是制约创新最核心的体制机制障碍。“政府习惯于做市场主体的事情,高校科研院所找不到与企业的对接点,而企业又在跑政府。”

  而在复旦,韩正进一步道出了三方“错位”的实质。

  “我们不缺学术界认可的论文,也不缺创新技术,但是技术成果转化为产业总是差了一口气。”他说,体制机制、利益分配、中介服务、金融配套、知识产权保护等诸多方面的不完善,特别是政府干预过多,阻碍了技术转化为产业的传导机制,产生了转化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在其看来,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合力突破”:“比如,高校和科研院所要往前走一步,企业主体更要往前迈一步,政府要把工作重点放在培育传导模式上,中介服务要成为转化的润滑剂。”

  与体制机制密切关联的,是创新“软环境”。对韩正而言,这同样是上海是否真正担得起“科创中心”重任的试金石。其并不讳言上海在软环境方面的短板;打造适合创新的软环境,亦被视为上海时下另一个重点聚焦的问题。

  在上周的数场重要外事会见里,韩正均着重推介了上海对创新的追逐,并强调了环境问题。

  5月12日,韩正在会见美国霍尼韦尔公司董事长兼CEO高德威时表示,上海建设科创中心旨在“营造更加宽松、更加开放的环境,鼓励世界各地的企业和人才前来发展”。

  4月的座谈会上,霍尼韦尔研发中心大中华区负责人同样是韩正的座上宾。韩正此番表示,上海在推进科创中心建设的过程中,非常关注来自中外企业、研发机构、高校科研院所的建议,“特别是各类企业提出的建设性意见”。而正在制定的实施方案,“充分吸纳了这些意见”。

  更受公众关注的,则是5月14日苹果CEO库克的到访。

  在与韩正的会面中,库克盛赞上海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令其“深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活力”。韩正则表示,“一座城市的发展要有源源不断的活力,就要给年轻人更大舞台、给创新创业者更多机会”。

  除了称赞苹果是“创新的代名词之一”,韩正更将苹果与上海努力打造的创新环境相联系。其表示,上海需要让更多人“特别是年轻人运用他们掌握的新知识去产生更多的创新点子,最终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而这需要“解决问题”。

  就上海而言,需要解决的“问题”已被反复陈述。韩正在复旦、同济调研时概括称,上海创新成果不少,但是产业化不够;推动重大项目的成果显著,但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不足。就此,科创中心方案将重点聚焦体制机制和软环境建设、科研成果产业化、创新人才集聚、服务国家战略的重大创新工程和项目四个方面,着力破解制约发展动力转换的瓶颈、难点和关键问题。

  “我们正在努力,正在解决许多问题。”5月14日,韩正对库克说。在其看来,上海显然深知,“只有解决问题,才能更好地为创新创业者提供更大舞台、更多机会”。

原文时间:2013-5-18

原文地址:http://shzw.eastday.com/shzw/G/20150518/u1ai149457.htm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