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 找不到文件或目录。

您要查找的资源可能已被删除,已更改名称或者暂时不可用。

科促会-科创中心
首页 > 详细内容

市政协常委会议建言科创中心建设:大力支持交叉领域创新

发布时间:2015/6/29 17:21:00  信息来源:文汇报

  在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引领下,上海正迈入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的加速路。2014年下半年以来,全市上下聚焦科创中心建设认真思考谋划,上海市委将此项工作确立为2015年一号重大课题加以推进,通过前期调研和专题研究,将于今年二季度形成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总体方案。而在此之前,“2015年张江高科技园区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行动方案”已于近日率先付诸实施,这份被称为上海推进科创中心建设的第一份行动方案特别强调的是提升开放式创新程度,立足全球视角配置创新资源。

  在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程中,如何打造引领世界科创水平的研发高地,建设具有竞争力的创新中心城市,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深层次思考。今年市政协全会期间,政协委员提交的关于科创中心建设的提案就有60余份,其中,体制机制建设、人才培养集聚、政府职能转变、软环境营造等内容引发委员关注。近日,市政协召开了2015年首场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以“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为议题,20余位常委在会上踊跃建言、各抒己见。常委们认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并非一蹴而就,应着力突破体制机制瓶颈障碍,充分发挥市场在创新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加速构建有利于创新创业、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

  提升开放 有效度引领城市创新

  “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必须提升对内对外开放力度和开放有效度”,薛沛建常委认为,要进一步扩大开放,还需解放思想,不仅是提升力度,还要讲究有效度。他在前期调研中发现,上海虽已集聚了300余家外资研发中心,但这些研发中心承接的是针对中国市场的适用性技术开发,而尚未在全球技术创新链中扮演重要角色,且创新成果仅在其公司“体内循环”,很难实现技术外溢。他建议,一方面,加快建设和完善高水准创新功能平台,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吸收外资研发机构参与科技计划或承担科研项目,把成果商业化价值留在国内;另一方面,激励有条件的机构到国外合作共建研发中心、并购创新型企业或独立创建研发机构。

  薛沛建常委的观点得到了其他常委的呼应。“越来越重视创新的原动力和国际化程度是以城市创新引领国家竞争的一大趋势,我国香港就是一例”,屠海鸣常委介绍说,现在香港有29位中国两院院士,16所国家重点实验室,香港科技大学有450名教授来自全球24个国家。屠海鸣常委对世界科技创新城市发展进行了分析比较,梳理出一些共性特征。他发现,在创新战略上,这些城市都将密集创新和产业变革看成是抢占未来经济、科技发展的制高点;在创新能力上,不少欧盟城市加大研发投入,体现创新对城市功能的支撑和引领;在创新主体上,发达城市以企业作为创新主体,强调企业带头、市场驱动。“上海正在做的事其他城市也在做,这就需要我们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更为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抢占主动。”屠海鸣常委如是说。

  有多年在德国学习工作经历的吴玉华常委接过话茬儿。据他介绍,德国有很多知名科研机构,不仅为企业开发新技术、新工艺,还为企业在创新、管理过程中遇到的各类问题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吴玉华常委认为,可以探索多元科研投入模式,帮助解决目前创新活力不足、成果转化速度慢、科技创新协同不够等问题。他还建议,上海产业技术研究体系建设也需转变观念,科技研究成果转化的核心目标不只是单纯的谋求自身盈利,而是要成为真正的公共研发机构。

  以市场为主导 促政府职能转变

  打车软件、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的出现,对政府传统管理模式产生颠覆性挑战,将倒逼政府加快转变观念、深化改革,不断创新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常委们普遍认同,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上海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新抓手。

  吴捷常委坦言,“强政府”和多头管理不利于创新资源的自由流动和碰撞,限制了企业的发展和创新。他举例道:“企业申请并联审批事项时,由于各部门行政审批业务流程不同,申请人需要重复填写申请表格和提交材料,各部门之间协作难度大,成本也高。”江海洋常委认为,转变政府职能仅是减少审批、简化程序还不够,政府监管也需有一个系统思维,要讲合理监管。常清常委指出,社会化研发服务平台建设滞后,对中小微企业的扶持和支撑相对有限,以致中小微企业创新力不从心。常委们建议,应明确政府管理的“负面清单”,从“事前监管”转变为“事中和事后监管”;建立统一的信息、监管、和资助平台,避免科技财政重复投入;发挥金融政策的导向和杠杆效应,鼓励社会资本投入和支持中小企业创新活动。

  李昕欣常委则认为,按传统意义的行业界限划分的条块式政府管理模式已不能完全适应当前的新形势。他指出,当今大多数科技创新成果都出现在多个学科的交叉处,“比如,近年来兴起的可穿戴装备,可收集汇总体温、血压、心率等健康指标,与物联网、云技术相结合,使远程医疗成为可能。这种以互联网科技为代表的新兴经济和商业载体,打破了原有行业间的界限,在行业的交叉边际产生出全新的经济增长点。”李昕欣常委建议,为了适应这样的变化,政府部门应改变一级一级、条块分割的观念,各个管理部门间不能相互隔离进行规划和管理,而是要考虑到行业边际效应,达成相关部门间的密切合作与交叉酝酿,积极探寻和大力支持交叉领域创新出的经济盈利模式。

  健全机制 激发人才潜能与活力

  激发创新,集聚和用好人才是核心。杨建荣常委在调研中发现,上海人才计划中支持研发人才多,对技术转移、检验检测认证、创业孵化等专业科技服务人才的支持较薄弱,企业创新人才队伍建设也有待进一步加强。他建议,针对国有大中型企业,要以政策支持国企参与国内外高校、科研院所的研发活动,发现、引入科技创新人才;针对中小微企业,发挥院士专家工作站等载体作用,通过市场化手段,把创新创业企业、院士专家、投资人以及投资基金等有效组合起来,助力中小微企业加快技术创新。此外,还要打造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政策平台,吸引诺贝尔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和团队来沪工作,与全球知名人才服务机构合作,帮助企业引进领军人才。

  何建华常委则要为基层一线科研人员呼吁。他指出,科研工作需要的是团队合作,这其中自然包括基层一线科研人员、技术人员、实验人员以及科研管理人员,大家要形成合力,才能出成果。他认为,一线科研人员、技术人员的发展空间比较受限,应在政策设计上消除障碍,为各层次人才提供流动发展的空间,为基层人才成长为高端创新人才营造良好环境。

  当前的人才评价体系也引发了常委们的讨论。常委们认为,人才评价激励机制多数仍沿用论文、专利、课题数量、课题经费等传统的量化指标,评价的客观性和公正性也有待提升。他们建议,建立长周期、分门类、专业化的科技人才评价机制,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业研究实施分类管理,细化落实股权激励、分红权奖励等相关政策,加快建立评价体系责任制,并推进评价结果公开或可查阅。

  激励机制虽需要,但创新细胞更可贵。“科技工作者大脑里必须要有科技创新的细胞,这不是给钱就可以搞定的。创新的细胞必须在开放、思想自由的环境中才能培养出来。基于这一点,如今的教育体制还需显著的、行之有效的变革”,尹京苑常委的思考意味深长。

  前瞻布局 融入信息技术大变革

  “新技术引领医学创新,高瞻远瞩布局未来医疗格局,是我们应有的视野和必然选择”,朱同玉常委观点鲜明。依赖于信息技术,医疗领域正发生着颠覆性的变革。对此,身为医生的朱同玉常委感同身受。他所在的上海市物联网医学实验室已实现了对数万名呼吸睡眠暂停综合征患者进行远程监护和医疗服务。“线上医疗”可以在共享医疗资源、畅通信息渠道等方面发挥作用,在降低病人就医成本的同时,有效提高就医透明度和效率。

  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不断发展革新的大背景下,发生颠覆性变革的不仅仅在医疗领域,移动互联网正渗透到各行各业,逐步影响着产业和经济格局的变化,“互联网+”的产业及商业模式即将爆发性增长。在郑龙常委看来,传统产业并不等同于落后产业,与信息化的深度融合为传统产业插上创新的翅膀,能够催生技术、产品、模式、业态创新,促使传统产业提质增效。徐达常委则认为,互联网行业与传统行业深度融合的新趋势下,面向新兴业态与颠覆性商业模式的政策规范、服务支撑等尚未形成气候,还需在人才引入、金融支持、创新资源整合、政府弹性管理等方面采取切实有效举措。曹其东常委强调,强大的制造业是增强上海综合经济实力的重要力量,上海要借助互联网、物联网、3D打印等技术的发展,把城市制造业的人、机、地从集中化向“碎片化”转移,让小型化的工厂分散在上海的各个区域或卫星城市中,打造上海城市圈经济新模式。吴建中常委指出,数据将成为下一轮发展的动力之源,开放数据有利于万众创新。上海在数据领域有着优势和潜力,但大量数据仍处在封闭、割裂的状态下。“现在是把数据释放出来推动上海科创发展的时候了”,吴建中常委说:“数据一旦开放出来,将吸引大量IT初创者和掘金者,上海不仅能在开放数据和开放政府上起示范作用,而且会引领大数据开发的热潮”。他建议,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政府公开数据的开发利用,形成“政府公开数据、社会发掘价值”的创新生态。此过程中,也要注重建立和健全开放数据的法律规范,事先做好风险防范研究,可以利用“负面清单”制度,对某些领域或事项进行约束。

  营造优良软环境 催化创新创业

  积极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敢于冒险、勇于担当的社会氛围,自然会催化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形成。马伊里常委认为,政府应从执掌资源分配逐步转变为社会生态健康的守护人,变科层式的行政管理结构为扁平多元互动的治理结构,形成能够激活创新生态的动力机制。此外,要关注社会价值导向问题,“科技的社会亲和力、科技的伦理底线、公平公正公开原则的坚守、诚信水平的高低等看上去似乎与科创中心建设没有直接关系,却是创新城市的社会基础”,马伊里常委说。

  “所有的科技创新中心城市,都一定有世界一流的大学以及围绕一流大学所形成的创新社区或科学社区”,林尚立常委强调,提升大学科技水平与创新能力是建立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前提。当今人类知识生产与交往方式都发生着巨大变革,应该思考如何通过整个城市的大学组织、资源和整合来放大城市对大学的推动作用以及大学的协作创新对城市的推动作用。他建议,大学和大学之间不应各自封闭,要构建区域性、学科性的大学联盟,使上海各个大学协同成有机体系。

  黄绮常委则聚焦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发表意见。她直言不讳地指出,知识产权保护“重数量”而“轻质量”、职业化专门机构缺乏、人力和资金投入不足等现状影响了创新发展。她建议,探索建立知识产权交易体系,鼓励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加强知识产权国际交流合作,引导企业以形成自主知识产权为目标,开展先进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创设知识产权成果转化专门机构,加强专利分析、查新等知识产权服务;夯实知识产权法院建设,高效处置知识产权纠纷,加大知识产权侵权处罚和执行力度,在全社会营造高度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氛围。

原文时间:2015-04-09

原文地址:http://shzw.eastday.com/shzw/G/20150409/u1ai147349.htm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