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 找不到文件或目录。

您要查找的资源可能已被删除,已更改名称或者暂时不可用。

自贸区
您的位置:首页 > 自贸区 >详细

李国旺:自由贸易区将成金融创新试验田

发布时间:2013/12/16  信息来源:证券日报

  通过金融领域创新推动产业创新,有利于发挥金融市场的价格发现和资源配置的功能

 

  在知识经济时代,商品货币化、货币资本化的程度加深与频率加速,金融创新不仅决定金融资本的效率与效益,也反作用于产业资本能否转型升级。

 

  在中国,政策限制是金融创新的拦路虎。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就是政策和体制持续创新推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国的特区、先行区和自贸区的金融创新,都是政策、法制和体制创新的产物,也是政策创新推动资源、管理、科技、产品、市场创新的典范。

 

  如果说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力量”,政策创新则是产业创新的“启动力量”,金融创新是产业创新的“催化力量”。产业发展的过程就是破坏和创新的循环过程,这是所谓的“创造性毁灭”的理论来源,旧产业的创造性毁灭带来新产业的新生与发展。创造性毁灭的过程,就是智本家推动的先行者济实现“价值创新”而后行者出现“价值毁灭”。在知识经济时代,“创造性破坏”改变了二八定律,表现为“赢者通吃”,即99%的市场或利润为1%的先行产业或企业获得。

 

  中国的先行区或自贸区如果通过政策创新因势利导,推动金融资源创新、金融政策创新、金融管理(包括监管)创新、金融技术创新,进而让金融工具(产品)创新的自动化进程与产业边界扩展形成比较好的匹配,实现金融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的目标,有利于发挥金融市场的价格发现和资源配置的功能。

 

  20世纪70年代以来,金融创新与科技创新结合,特别是自然科学理论和工具与金融创新结合:数学与物理学的量化理论和工具直接进入金融和资本市场领域,产品创新、交易创新、组织创新、市场创新、服务创新、金融资源创新层出不穷,金融领域“组合创新”倒逼着金融监管政策创新,新工具、新交易、新服务冲击金融领域,政策创新的落后或政策管理的落后,金融市场组合创新超越了金融政策创新的速度,金融危机就是一次涉及全球的“创造性毁灭”危机。金融组合创新,导致产品创新的突破性进展,革新了业务活动和管理模式,模糊了金融机构边界,加剧了金融业的混战,金融活动跃出国界,直接冲击各国金融管制权力;金融组合创新扩展了全球金融产品总量、重塑了全球金融结构,货币政策创新和宏观调控手段创新,已经是政策创新的基本要求和日常形态。

 

  在中国,金融创新面临旧体制、旧组织、旧资源、旧管理、旧产品、旧政策的改革与创新,既有金融体制创新,也有金融资源、金融组织、金融技术、金融产品金(工具)创新,因此,金融创新不仅是金融要素组合创新,更是金融领域整体的大改革。放松金融管制、放宽银行设立条件、取消或放松利率管制、取消或放松对银行资产负债管理、允许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实行业务交叉等,都属于金融业务创新范畴。这些创新推动金融市场向深度和广度方向发展,虽然提高了流动资产收益率,但增加了金融中介机构之间竞争、利率风险上升,银行资产负债额越来越大,资产错配概率增大。

 

  金融创新无止境,要用创新“对冲”创新的风险,无论是银行传统业务、银行支付和清算体系、银行资产负债管理,还是金融机构、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和整个金融体系、国际货币制度都持续在进行金融创新,金融创新将伴随着金融业发展相始终,先行区和自贸区的金融创新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长期的、可持续的、创新的思想准备。(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 李国旺)

   

原文时间:2013-09-26

原文地址: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09/26/c_125448913.htm

【关闭窗口】